Big Chill

一堆乱码,不知所措
(无奖竞猜)请从主页背景中找出我吃的两对cp

本人是菜鸡但身边的姐妹都很能打是什么感受?【知乎体】

⚠️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cp格蓝,鲸鲨,cp要素不多,但为了避雷还是打了tag




谢邀

这题简直是为我而提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来跟各位分享一下我的亲身经历。先说明一下,本人女,就读于罗德岛大学,以下涉及人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跟我老婆【代号代号代号!!别瞎想哈!】从高中就认识了,后来我跟她一起考上了罗德岛大学。我选了地理系,老婆她选了药理学系。她这个人,怎么说呢,好像天生就特别喜欢调药。我之前认识她的时候,她正尝试在生物课上把一些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都草药粉混在一起。我好奇,走过去问她:“这是什么?老师不是叫我们用显微镜观察洋葱表皮吗?”

“金银花30,野菊花20,蒲公英20,地丁20,黄连10,清热解毒茶的药粉配方,我网上查的。”她头都不抬地回答道。

“诶???”我听了后大吃一惊,不得不说,我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我觉得老婆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人,毕竟在生物老太的课上弄其他东西可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我可清楚记得上次我后桌因为上课折纸飞机,被她勒令立刻去操场跑十圈,不跑完不许停,更要命的是她还亲自去看着他跑。托那个倒霉鬼的福,那节生物课我们上自习了。

后来我老婆以全校第一的理科成绩考进了这所大学,我嘛,稍稍差了点,全校第十,反正我们都上一所大学啦。我们那年高考理科可难了,要不是因为我想拿我的脚一步一步丈量泰拉的土地,我才不要天天对着物理啊啊啊啊!

咳咳,扯远了哈。这里先交代一下人物战斗力先。我和老婆都是阿戈尔来的,我呢,因为家族遗传病,从小身体就羸弱,但因为种族天赋加成,其实跟一般人的战斗力差不多。老婆她就是一般阿戈尔人的强度。我记得有次一个调皮的男生把她秤好的药粉故意打翻了,然后她直接起身,左手把那个男生的头摁了下去,右手一记上勾拳打到那个男的脸上。然后她跟个没事人一样,拉我去厕所洗手了,还抱怨那个男的鼻血粘了她一手,感到恶心。但她是疤痕体质,特别容易受伤留疤,所以平时也不惹事。不说,都看不出我们来自阿戈尔。

说正事,后来有次,我和老婆在一起吃完晚饭逛操场时,老婆突然问我,你报社团没。

没呢,我答道。那不行,你赶紧报,都大二了还不报社团,你学分怎么办。老婆很是着急。

安啦,倒时随便找一个混混日子呗,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多。我不是很在意这种事。

“要不,你来我社团?”老婆说道,“我这社团什么都研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喜欢研究深海。哎呦,格你都大二啦。来年就升大三了,你这样妈妈我很着急的。”

“去你的,我是你爹。”我回嘴道,不过老婆推荐的社团应该不会差到哪去。所以我很理所当然地加入了一个叫深海社的社团。社里就四个人,大姐头,二姐头,老婆和我。嗯,不错,很符合我的要求,人少,安静。更绝的是,我们还是老乡,都是阿戈尔人,这所学校阿戈尔来的可不多,除了我朋友H,还有来自伊比利亚高中的小叶和大炎第二中学的清以外,我还真不知道还有几个阿戈尔人。


说说社团里的两位吧。大姐头这个人,特别不爱说话,跟我超像。别看我在老婆面前嘻嘻哈哈,网上哔哔叭叭。可现实中我一遇到除了老婆以外的人,立刻就不会说话了。主要是我不知道怎么接人家的话茬,导致别人都不爱跟我聊天。而大姐头不一样,她是真的不爱说话!能一个字说完的不说两个字。跟她混久了,她跟我说的话才多起来,但依然是冷冷的。但是大姐头她品味超好,老婆曾经不下几次问她“老大你头发是怎么保养的,这也太顺滑了吧。还有你的衣服,我喜欢你的搭配。”每当这种问题抛向大姐头时,她总是说:“天生的,没怎么特别保养。”看看,是不是超级冷。我曾多次跟老婆私下悄悄咬耳根,“你说老大是不是某个出逃的贵族小姐啊,她身上那股气质也太浑然天成了吧。”

二姐头就完全不一样!说真的如果我是男的我可能会爱上她【没有说我老婆比她差的意思!】。身材又好,人又温柔,平时会跟我和老婆一起逛街。每次逛街我们都要买买买,她都会我老婆一起从大学城商业街头逛到街尾,而且还一起讨论哪件衣服更好看,或是都好看全买了。酸了,我也想跟老婆讨论衣服,可是我是标准理科女一枚,衣柜里的除了礼仪服以外,其他都是老婆帮我挑的。她还老是吐槽我:“格,你这样不行啊,你在不收拾收拾自己,以后怎么嫁出去啊。”

“那你养我一辈子好了。”每次我都拿这句话回怼她。超有效,她一听就脸红了哈哈哈哈哈。


好了,前提交代完了,讲正事。我有次在图书馆自习时,听到前面那两个男的在悄咪咪讲话。虽然他们真的很小声,但图书馆好巧不巧特别安静,又好巧不巧只有我们三。所以我清楚地听到“喂,我跟你说,待会有架看了。”

“啥啊。”隔壁那个男的好像不是很感兴趣。

“就是那个嘞,隔壁学校那个校霸,跟咱学校那个女生杠上了。要相约在时代广场隔壁的公厕后面的空地比划比划呢。”

“卧槽不是吧,他们有胆啊,该不会是那个叫什么鲸的女生吧。这也太欺负人了。”

“你说什么?!”我立马站起来,大声问道,“谁要跟谁打?!”

“就是那个叫鲸的女生啊,被隔壁那群校霸吹鸡【方言打群架的意思】了。”

“卧槽尼玛,”我急得爆了粗口。在那俩男生的惊讶的目光下,我急冲冲收拾好我那两本主课书,飞一样地跑出图书馆,跑去老婆她那药理学教科楼哪里。鲸是谁,是我老大啊!她那柔弱的身躯会被那群恶霸打残的啊!我又气又急,一步算三步地跑上老婆所在的三楼。我猛地推开门,喊着:“蓝,不好了!老大被截了!”

“什么?!”老婆听了跟我一样吃惊,“那还等什么,走啊帮老大去!”她招呼起几个同班的挺能打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药理科那么多能打的,而且还都是女生。】同学。我们一群人飞奔到时代广场公厕后面的空地,准备大干一场时,发现那几个混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喊妈妈。我正疑惑咋回事呢,老婆就直接跑上去咆哮道:“你们把鲸怎么了?怎么,一个个躺在地上滚泥土呢?”

那几个混混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喊救命。“蓝,别激动,看他们那群孬样,还是先把他们送医院吧。”小j提议到。看得出她挺失望的,刚刚听到有架打,小j第一个跳出来,拿起她那像锤子一样的雨伞嚷嚷着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结果一来,人都快嗝屁了。

我让老婆的那些同学先回去,毕竟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像极了黑帮聚众斗殴。老婆打了120,而我则拨通了警察的电话。在医院里,我和老婆被作为目击证人留了下来。那个姓陈的警官拿着本子问那些软成泥的躺在冰床上的家伙们问道:“怎么弄的?非法聚众斗殴?”

“不是啊阿sir,我们是从楼梯摔下来了。”那个混混头说到。

“你骗人啊你,”我抢白道,但是我还没说出下句,那个混混头就给了我一个凶恶的眼神,示意我不要再多嘴。我怂了,虽然刚刚带人时特别猛,但其实我战斗力挺菜的。刚才跑去药理楼时那个速度时我这生跑最快的,我打赌高考都没那么快。但是我跑最快的速度其实和老婆随随便便跑的速度差不多,由此可见我是菜鸡本菜。所以我很没出息地闭嘴了。

“鬼信你个叉烧啊,”阿sir一点都不信他们,“就这?你们这是抱团站在阿消的水炮旁被她开炮从三楼摔下来弄成的伤口吧?”

那个混混头不敢反驳,但他同时一个字都没再说。陈警官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关了他们十五天。

我猜是企鹅物流干的。企鹅物流你们可能不知道。那是一家由学生组成的社团。平时一个微信,就能让她们帮你从大学城的南边拿一瓶洗发水给你送到北边。简单来说她们就是个送快递送外卖的兼职社团。但里面的美女一个比一个能打,即使是那个现役偶像小姐,也能拿个麦克风把你打个七荤八素。所以很有可能是她们送快递时路过,看到这群家伙聚在一起,就出手收拾了她们。不过我很好奇,老大怎么不在。老婆说她可能是没把这事放心上,以为是恶作剧吧。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老大她们改观了。有次我们地理科在实验室写报告时,一群体育系的男生吵吵闹闹地推门走了进来。他们看到我们,愣了一下,就喊着:“你们谁啊,怎么在我们的休息室?”

“这明明是实验室!”我们班长反驳道,“现在这个时间段我们地理系要用实验室,请回吧。”

“哎呦反了你豆芽菜。”那个很高很壮的男生走到我们班长面前威胁道,“给你脸了哈?快滚,我们要用这个室。”

“先来后到!”班长也算是一条汉子,一点都不退让。但是下一秒那个男生就一拳打到班长脸上了,只见他鼻血从鼻子里飞了出来,看着就疼。“你们怎么打人啊?!”我喊到。好歹我在班里也算一个有生战斗力,而且我最见不得这种仗着自己壮就欺负人的家伙。所以我壮着胆站出来了。

“你又嚷嚷个什么?妈妈的老子刚刚分手你们这群菜鸡还敢赖老子面前跳脚?别以为你是女的我不敢打你。”那人凶的要死。正当他准备动手时,一个保安经过了“干什么干什么?教室里不允许打架斗殴。”他抽出警棍骂骂咧咧得走了进来。那个男的一看保安来了就怂了。他转身跟保安说了句对不起后,回头瞪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以为这就结束了,结果第二天老婆拿着张纸条问我是不是摊上事了。我一看,是那个体育系的男生,他说他叫了一群兄弟来学校,要求我们班的人找几个代表跟他们比划比划,不然就先从我们班长开始,一个一个打下去。我看这完了啊。我们班里一个两个都是书呆子豆芽菜,就连我都算比较能打的了。我们就像几根鹅毛,一吹就倒,不,是一吹就飞了啊!

老婆看出我脸色不太好。她也知道我们班都是菜鸡中的菜鸡。“要不我喊我同学来帮忙?”她提议到。

“他们要求地理系的,而且你们那都是女生,我不想让你们被打。”我胡乱把纸条揉成团塞进口袋里。“走吧,先去社团把社团作业做了,这事我回头想办法。”


正当我在想要不要把我朋友H以及她的那群伙伴叫过来撑场子时,老大一手就从我口袋里掏出了那没来的及销毁的纸团。

“发什么呆呢?这是什么?”老大摊开那张纸,“这,格你遇上事了?”

“啊不,这,”我不知道怎么跟老大解释。

“是啊,格她们班被体育系那些人怼上了。她正想上哪找帮手呢。”

“嗯,这件事交给我吧。”老大忽然说到。

“啊,不行!”我连忙拒绝到。老大虽然看上去很高,可她那贵族大小姐的气质【bushi】让我觉得她根本一点都不会打架。好吧即使她不是贵族大小姐,那也是普通女孩子啊,怎么能跟那群壮汉对线呢。

“没事的,嗯,二十来个,虽然不算多,但放心,我有帮手。”老大好像看出了我们焦虑,“安心吧,这事交给我来办。”

哇哦!!!老大她真的是大小姐啊?!我瞬间脑补出黑帮大小姐一个响指下去就召回出几百个手下的场景。太酷了!!

“对了,鲨姐今天怎么没来?”老婆忽然问道。

“鲨她今天老毛病犯了,头痛。我让她在宿舍休息了。”老大轻描淡写地说道。




到了约架那天,我给班长安了一百个心,让他别跟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没问题吗。我说安心!我朋友会搞定这事。我可不想老大隐藏的黑帮大小姐身份被暴露,就让班长和同学在班里等我们凯旋的赞歌。


结果到了约架的地方,我没看到上百个保镖,也没看到一车面包人。我看的老大和二姐头一人手里拿着一根半米长的钢管站在那里等我和我老婆。我开始后悔没叫几个班上的男生过来了。

“来了?需要武器吗。”老大递给我们各自一条钢管。

“哎呀,鲸,你在干嘛。让她们打?算了吧,我们来就好了。”二姐头满不在乎地说道。

“给她们防身的,要是有杂碎偷偷绕开我们,打她们怎么办。”老大把钢管塞到我们手里并让我和老婆后退。“来了。”她看向对面十几个壮汉说道。很惊奇地 我看的啦上次那几个被我们送进医院的面孔。

“喂,鲸,”二姐头以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接近亢奋的语气问道,“这次程度做到哪?流血?露肉?脱臼?还是断骨?”

“别那么重手,不过他们既然敢威胁格,那就打到脱臼好了。”老大平静地说道。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超出我的想象了。我和老婆张大嘴,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刚刚发生了什么呢?我只记得大姐头一棍子敲到面前那个壮汉的肩膀上后,对面那个人直接倒下了,再也没起来过。二姐头则一脸享受地用钢棍转了个花圈,然后一棍敲到身后想偷袭她的那个人的腰上,各种那么远,我都能清楚地听到肋骨被打断的声音。“啊啦,鲸,我好像不小心把骨头打断了。”二姐夫一脸惊讶地说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让你做到脱臼这个程度,”老大一棍子敲到右边那个人的膝盖处,“每次你动手都会不知轻重。”“哎呦,没出人命就好啦。”二姐头满不在乎地把钢管敲到左手旁的头颅上,“你看,没出血,没事。”


后来,大姐头和二姐头打完了,留了几个被打到上气不接下气的仁兄在原地交给我们处理。“小格,小蓝,交给你们啦。”二姐头挽着大姐头的手说到,“我们先回宿舍洗洗,这次打爽了,就是弄到我一身臭汗。”

看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和老婆对视一下,默契地各自拨打了警察和医院的电话。


“怎么又是你们这几个叉烧,”陈sir陷入了沉思,“说吧,这次从几楼摔下来啊?”熟悉的混混,熟悉的警官,熟悉的报警者,但不同的是,这次我知道他们为啥入院了。

那些个混混把嘴闭得跟缝起来一样,生怕被人知道他们几个大男人被两个女大学生打出了翔。


End


—————————————————————————————

我看到好几个人问我和我老婆是不是真的情侣,当然不是啦。女生之间互叫老婆超正常的好吗,不过我跟她都没男友哦。如果在未来我们都还没找男票,估计真的会在一起哦




—————————————————————————————

喂喂喂,怎么一堆祝99的! 我们还是学生,学生! 以学习为主! 我还想用我的双腿走遍泰拉每一寸土地呢!

还有啊,你们怀疑我故事的真实性,说老大她们不可能那么能打。我只能告诉你,阿戈尔人的潜能是无限的,这可是泰拉世界啊喂。





—————————————————————————————

真有你们的,我和老婆在一起了。你们都是预言家吗?!好了,不再更新了,我得准备期末论文了!别再刷99啦!


无聊的笑话【ooc操作】

一日,在逃脱红的“摸尾巴”活动后的拉普兰德在走廊上见到一条灰蓝色的尾巴尖和依稀听到“……斯,这次上场要注意安全,我会在高台帮你火力压制。”的话语。心痒痒的拉普兰德想日常【ooc】操作一番,便一闭眼像以前一样拦到那两个人面前,

“德克萨斯你又跟那个天使混在一起,并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我想让知道你不该那么懦弱,制动靠狙击的火力压制保护,你应该像以前的德克萨斯一样——”

“说完了吗?”眼前的人冷不丁地抢白一句。

“没有,还有呢。”拉普兰德睁开眼,她有点好奇,以往德克萨斯是不会理她,径直越过她的。她也习惯了那种被德克萨斯无视的感觉。这次怎么就有回应了呢?


眼前站着的不是那个红头发的烦人天使和德克萨斯,而是那个被许多干员传言说杀人不见血,一毒屠城的干员蓝毒,和一个没见过的,尾巴也是灰蓝色尖但没有毛的,帽子上还有两只小耳朵的蓝头发女孩。


“你谁啊?德克萨斯呢???”

“我叫格劳克斯。”格劳克斯有点无语无奈又有点恼怒地说道。

玩脱了。拉普兰德想到。

“你后面有狼找你。”蓝毒好心提醒道。

什么,狼,难道这才是德克萨斯?拉普兰德猛回头。


哦。原来是红。


蓝毒的故事【格蓝/鲸鲨】

⚠️格蓝,鲸鲨

⚠️ooc有,是关于她们的过去捏造,不希望看见有人评论“与官方不同”,本来就是不同,算是二设

⚠️很ooc!!!别骂我呜呜呜

⚠️非刀非糖,就是故事

⚠️文中的博士是我本人,我爱深海组!!【震声】




 “我与斯卡蒂是怎么认识的?小格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个?”蓝毒把一勺自制的蓝色布丁喂到正在调整武器准星的格劳克斯嘴里,“那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哦。”

  

   “就是想知道,”格劳克斯喜欢与蓝毒共度下午,特别是在这样的,打开房间窗口就能吹到海风的下午。博士好像特别喜欢阿戈尔地区的干员,特别关照她们,让她们住在靠海的房间里。每当温蒂与可露希尔在研究工程时,格劳克斯就会偷偷摸摸跑出来回到房间,与蓝毒共度这难得的休闲时光,毕竟虽然她对工程学略有了解,但她并不喜欢和同事们一起开会——她说上话的机会太少了。


还是自己宿舍舒服,特别是有蓝毒和蓝毒甜品的陪伴。


“我和斯卡蒂干员啊,是在一次废墟中认识的。”蓝毒放下印有小章鱼的汤匙,


“那时,她是深海猎人斯卡蒂,她是深海猎人,但我不太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了,她与斯卡蒂是很要好的同伴,我呢,是拿着破破烂烂的弩箭的毒物,四处躲避人们的眼光,苟延残喘地活在在阴影里。”


“她们找到了我,或者说她们救下了我。我加入了她们的队伍中。你知道吗,第一次有人愿意与我一起在篝火旁唱歌,一起烤火取暖,这种感觉,回想起来就像是做梦一样。”


“后来啊,我们遇到了一些很强很强的敌人,他们好像都是冲着斯卡蒂来的。不过没有关系,我的毒液,斯卡蒂的巨剑,还有她那近乎疯狂的猎杀,我们总能从那些疯子手里逃脱。我们活下来了。”


“再后来,我们遇到了无法战胜的敌人。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斯卡蒂会落败,会跪倒在雨中绝望地看着天空,我知道,我知道她是在自责,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那次战斗中,她被一个巨大的,浑身是血的触手卷进了海中,不一会,所有的敌人全部消失不见。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些人要带着她,而不是我,不是斯卡蒂呢?”


“我跟斯卡蒂讲,不要难过了,她也一定不想看到你这样的,站起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把她带回来。”


“她站起来,浑身是血和水,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我要去找她。”


“她可能疯了吧,我想,那些疯子,像涌潮一样袭来,又像潮水一样褪去,不留一丝痕迹。茫茫大海,去那找她?”


“ ‘我们需要计划’ 我说,‘你现在状况非常糟糕,或许你的肋骨已经在刚刚被高空抛下后断成了两截,你真应该看看你的后背! 还有你的剑! 它的刃几乎都是缺口!我们应该找个地方重整旗鼓,而不是现在去送死!’ 我嘶吼着,可她没有回头,而是直接一跃而起,跳入海中。”


“说来惭愧,跟两位深海猎人待在一起那么久,我却学不会潜水,这可能就是我没办法当上猎人的原因吧。”蓝毒笑着自嘲着,起身走进简易洗漱盆,把碗和汤匙放了进去,然后打开水龙头,让清水盖过餐具。


“然后呢?”格劳克斯把最后一颗螺丝拧紧,把枪举起来,眯着眼睛对着空气比划了一下,在确认黑色指针归位后,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武器,开始解开她的义肢——她想整个人趴在床上听故事。


“然后啊,”蓝毒回到床边,在格劳克斯旁坐下,看着眼前那扇被格劳克斯打开的小窗,继续说道,


“然后,浑身是伤的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离开了那片海滩,来到一个比较偏远的渔村。我隐瞒了我的身份和种族,只是说我是一个遇到船难的人。我在一个和蔼的老奶奶家里修养了半年,直到我能重新感觉毒液在我的血管里沸腾了,才告别那个村落,去寻找我的同伴。”


“老实说,我不敢确定斯卡蒂和她是否还活着。那些疯子太可怕了,即使被斯卡蒂捅了个透心凉,也会挣扎着想拿嘴在斯卡蒂身上扯下一块肉。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再见到她们,即使找到她们,我又能做什么?半年前我像一个叛徒一个狼狈地逃离了她们,她们还会再次接纳我吗?”


“我找不到斯卡蒂,没人知道她在哪,可悲的是,甚至没人敢提起她的名字。过了很久很久,我依然是孤身一人。直到我听说,有个名叫罗德岛的地方掌握着有关深海猎人和阿戈尔居民的信息。我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来到这里。同样的,我隐瞒了我的出身和经历,只道是一个毫无作战经验的普通的安努拉人。”


“可是凯尔希好像看穿了我,但她什么都没说,有一次身体检查时,她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在找谁吗’ ”

“我被吓了一跳,我含糊过去了,她好像能看穿我的心思,但自那之后她没有在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仿佛那次只是她自言自语。”


“再后来,我找到了斯卡蒂。”蓝毒停顿到。

“在哪找到的?”

“罗德岛。”


“那时候,她是赏金猎人斯卡蒂,她是干员幽灵鲨,我是干员蓝毒。当时我正准备午睡,突然感觉有种熟悉的气息靠近,我莫名感到心悸。在我冲出宿舍,冲向甲板时,我看到了她。时隔多年,我们以这样的方式重聚了。”


“ ‘斯卡蒂’ 我对她喊着,但她没有理会我,而是径直走过了我,我这才发现,凯尔希一直在我身后。”


“她在你们这。斯卡蒂冷冷地说道。把她给我。”

“罗德岛不会把任何一个干员置身于危险之中,凯尔希说道。何况是你这种危险人物。”

“你知道吗,我看着都觉得紧张。斯卡蒂那副样子,我相信,只要她愿意,她可以一刀把罗德岛砍成两半。可她忍住了,她很不耐烦地问着凯尔希,‘我要怎么才能带她离开?‘ ”


“她现在是罗德岛攻坚干员幽灵鲨,并且在我们岛接受定期治疗,如果你想她死,现在就可以带走她。”

“她染上那种该死的病了?这不可能! ”

“事实摆在你面前,斯卡蒂。”


“凯尔希头都不回地走了,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们。就在凯尔希快离开甲板时,斯卡蒂叫住了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留下来,签下我?让我作为罗德岛的干员服务?斯卡蒂说。”

“我并没有那样说到。”

“无论如何,找到她了,我不会再离开,我不想给你们罗德岛带来灾难,我不会成为干员的。你只需要给我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不会离开,也不会接触你们。”

“罗德岛不养吃白食的。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后来,博士出面了,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反正最后斯卡蒂留在了罗德岛,作为攻坚干员服务于罗德岛。但是,你也看见了,她终日慵懒着,不愿与人接触,不愿与人一同行动。在哪之后,我有私下找过她几次,但都被她以会带来灾难的借口躲开了。或许是她那次受的打击还没恢复过来吧。”


“那幽灵鲨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或许这个问题只有她自己能回答,可惜,当我再次见到幽灵鲨时,她已经不认得我了。没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没人知道斯卡蒂在找寻她的路上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变了,变得既熟悉又陌生。”


  蓝毒摸了摸格劳克斯的脑袋,说道:“明天想吃什么?我最近都不用上前线,有很多时间做甜品。”


“蓝毒色的千层蛋糕。”格劳克斯说着。


“为什么?很多人都不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配色啊。”

“那这样就没人跟我抢了啊,你知道的,小刻最近总是嚷嚷着饿,她不会放过一切看上去就很美味的东西。”

“好好,蓝毒色的千层蛋糕。”蓝毒起身,走到窗口,在关上窗前,她看着远处的海洋,仿佛在大洋彼岸,她们三还像以前一样,狼狈流浪,但活的快乐。


还能回去吗?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什么时候塔露拉出血条,我必定携带专三血怒跃浪击和专三骨斩肉段日日拜访

Q:或者说:创作者该如何克服害怕“混冷圈没热度”的心理障碍?

没热度就没热度呗,待久了就习惯了,冷圈还没那么多屁事

不亏是我家阿米娅,出手就是阔绰,感谢阿米娅送的2020玉圆我年梦

满意了,不想再抽这个破池了,这个把我闺女本都赔进去的破池。我打算用来给鲨鲨升潜的黄票都砸进去打水漂了

感谢普罗旺斯女士送出的五张黄票然后我换到临光,顺便祝贺普罗旺斯女士成为首个满潜的五星,虽然通告晚了但还是诚挚地祝福你,恭喜你从加班996升级成一边基建996一边编入二队打钱996。

很抱歉我岛刚刚失去了一名术士干员,虽然她未曾入职,但本博士已与助理幽灵鲨和她协商过,她在战斗结束后愿意加入罗德岛,但不幸的是她因突发急病去世了。我感到深深的惋惜。同时也感谢每一位陪我走龙门的随队干员,除了助理幽灵鲨以外,我要尤其表扬狙击干员白金小姐,谢谢你白金。是你总在危机关头帮我把最后一只怪清掉,也是你帮我在小绵羊小火龙真银斩被冻住的同时一点一点地耗完霜星的最后一点血,不管是突袭还是普通作战。感谢你在龙门行动中做出的一切,等幽灵鲨拿到毕业证后请你手持毕业预备许可证来我办公室一趟,我将陪你强化自己,成为本岛第二个满潜满级满信赖的干员。



普罗旺斯你帮我问问,拉普兰德什么时候来我岛。

极度ooc的凯劳,有r向

不会把握性格,不懂站在人物位置推敲人物的想法,都是ooc

我不是开车选手,真的

我是造车选手



劳埃德现在估计郁闷到死。


先不说刚刚出任务时自己的老搭档兼相好被摄魂派的家伙糊了一脸魔咒,导致凯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站不住脚地倒在自己身上,从而导致两人双双摔地。任务目标跑了,这也就算了,就算是绿色忍者也会有犯错的时候,何况这事还真不赖他。但,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凯从被下咒开始就有点不对劲,脚步,眼神,动作都变得急促起来,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急性子,这导致他的进攻连连失败,目标跑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劳埃德自问是没有什么怨言的,毕竟这只是一个任务,失败就失败了,凯没事就好。他搀扶着刚刚摔在地上时很不巧是垫背的搭档,一步一步走向回赏赐号的路。凯主动说不想走大道,想走小巷,毕竟自己忍者的身份会引来太多的麻烦啦。


现在倒是我有麻烦了,劳埃德回想起刚刚凯的话,想道。


本来他搀扶着凯走的好好的,没想到凯突然借力从背后抱住了他,脚一蹬地用力就连带他自己把劳埃德推到墙面上,他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在劳埃德的金色发丝之间来回蹭着,紧接着压低嗓子对劳埃德说着:


“我想要了。”


这才有了劳埃德郁闷的一幕。身上的人体挂件先抛开不说,这措不及防是怎么一回事?他用力挣扎想推开凯,并说着:“凯,别闹了,我们回家再说。”


“回去后妮雅和师傅都在,不方便。”凯说着,他紧紧地抱住劳埃德,嘴里沉重的喘气声让劳埃德的耳朵边有点发红。突然劳埃德感觉体下有点不对劲,他这才意识到到,凯硬了。


这可不妙,劳埃德心想,凯这是怎么了。虽然他们确定关系后的确没有做过几次,那是因为在船上他们五个大老爷们都是一间宿舍,实在忍不住了他们也会悄悄溜出去或趁出任务时在自行解决,但这次也太意外了吧。


他忽然想起刚刚战斗时的摄魂派,又联想起之前寇被下咒攻击队友时的事——虽然他那时还小不懂事,但这一切他都记得——他开始怀疑是蛇怪搞的鬼。


“喂,赞,”劳埃德通过妮雅给他们准备的无线耳机联系上他的机器人兄弟,“你知道如果中了蛇怪的咒语该怎么解决吗,我是说在没有权杖的情况下。”


“你怎么会这么问劳埃德,是凯出了什么事了吗?你那边听起来很吵。”赞一听就听出了问题。


“算是吧,”劳埃德用力推开凯,让他的头暂时远离自己,“凯中了摄魂派的咒,但他没有攻击我,嗯暂时没有攻击我,但他现在疯狂地想去做某件事,像是突然很想去糖果店大吃一顿,这,你知道这对他身体不好的对吧。”


“那就让他去做吧,”赞分析到,“他并没有攻击你,我想是蛇怪的咒语出了点问题,但想解决问题的话可能得满足他的要求,你就带他去吃吧,反正你之前也不带着蛇怪洗劫村庄抢糖吃吗,也没看你出什么事。”


“兄弟,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不在提这事吗?”劳埃德有点脸红。


“好吧对不起,总之你让他去吃就好了。”赞挂了电话。


可他现在想吃我啊!劳埃德内心喊着。早知道不该让他单独冲进蛇群战斗,可他性子总是那么急,从来不会听进我的话,就像是现在这样。


凯已经在劳埃德身体上游走了,他熟练地将手伸进劳埃德的衣服里,用自己布满薄茧的手在他的背上轻抚着,头又重新搭上劳埃德的肩膀,他开始亲吻他的脖子。劳埃德很清楚他在干什么,他将要做什么。


“够了凯,”他用力挣扎着,“你疯了吗这可是在街上。”


凯没有理会他,而是用腿抵住在他的双腿间来回蹭着,手也没闲着,继续在劳埃德身上肆意妄为,他甚至开始向他的下半身动手。但劳埃德还是用力挣脱开了,他着急地把凯的腿移开,但他依然于凯的距离非常近,他甚至能听到他有点疯狂的呼吸声,凯他压低嗓子,用一种近乎于哀求的态度说道:


“求你了劳埃德,我快忍不住了,在我还没开始发疯之前。”


劳埃德见不到别人求他,因为他一般都会有求必应,何况眼前的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搭档凯。他叹了口气,抱住了凯。


“你很聪明,选了这种地方,这里是城里的边缘地带,”他轻声说着,“虽然离这里几百米就是大马路,但这种阴暗的小巷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灰尘可以证明一切。”


“做吧,天黑前回家。”







————————


没有后文了,没有链接,因为我不会开,只是单纯爽一爽而已


请别ky晴美谢谢,本人极度讨厌这个角色,你不说我不说我们都是好朋友

玄根在我的脑里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于上床好多次了,无奈我太菜了写不出来,而且也没梦到过真真正正来真的那种,就次次前戏爽完就没了


玄根,r向,记梗,急刹车系列,党费

“为什么今天不让我插手?”玄离将阿根抱在大腿上,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一只手则不安分的在阿根的后背开始游走起来。“你明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只想试试单独一个人战斗,不依靠你的帮助。”玄离的抚摸已经开始有点让阿根脸红了 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什么事都依靠你来出马,什么事都拿你的名号去镇压,那我作为'阿根'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你明知道我与你是一体的。”

“是。”

“我是玄离,你也是。”

“是……”

“你也知道这具人类肉体有多脆弱,你也知道弄坏了的下场是什么。”

“……是。”
玄离松手,利用空间主人的权限使面前的冰块稍稍融化了一些,然后将阿根丢到地上。因为玄离的刻意控制和冰水的缓冲,阿根并没有觉得很疼,只是他还真没想到玄离会来这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玄离已经将他以地咚的姿势把他禁锢在身下。
“玄离!”他有点惊慌地喊着。他们本为一体,又共同相处了几百年,他不会不知道面前的妖精想要做什么。
毕竟该做的那些和不该做的那些他们通通尝试过了。
“你在干什么!”他企图反抗禁锢他的人,但因绝对的实力差距使他无法动弹,只得继续怒斥着,“这具人类肉体才十几岁!你在想什么!明天还要带小白去找老君啊,你清醒点!”
“干什么?”玄离低声到,“你应该很清楚的吧。白天不是很狂吗,不是让我别插手吗,现在拿出你的狂气出来阻止我啊。”他起身,顺带将面前的人提着衣领拉了起来,对着他的嘴吻了下去。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在惩罚面前的人,玄离的吻急促而有力,让阿根有些透不上气的感觉。之前的几百年间也不是没有亲吻过,只是每一次玄离都会自己把握那个度,实在不行也会让阿根来掌握主动权。
看这个样子,他是真的气了啊。
他在气什么?在被迫接吻的同时阿根脑子也没闲着,在气我不让他出手?在气我一意孤行?还是在气我不愿直接道出'玄离'的真实身份?
但不管是气什么,解决当下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阿根最终还是用力推开了玄离,他可不想第二天被小白问脖子上怎么又多了几道红痕,根据他过去几百年间的经验来看,玄离在这方面的行为可不是什么温柔家伙。但出乎意料,玄离被推开后没有向以往一样重新粘上来,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早已被冰水浸湿了半边衣服的阿根。
他被盯的内心起毛,没等他出声,面前的妖精就开口了。
“你的身体有点碍事啊,”玄离开始上下打量起他来,“也是,不能拿妖精的灵体和十几岁的人类肉体做比较。”
“那你想干嘛?毁了我的肉身吗?”阿根不知哪来的底气跟玄离呛起来。
“你这样说会让我觉得你在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做爱的,小鬼。”
“你这是在歪曲我的话。”
“哼,没事,你记住这一天。”玄离利用空间权限将阿根隔空抬起,待阿根落地时,他衣服上的水分已经被分离得差不多了。
“我再等你几年,”玄离走到他面前,在阿根的脸颊上留了一个相对比较温柔的吻,“到时候,再补偿回来。”

应该是跟谛听打架后的ooc后续,但是因为后面涉及开车本人也膈应童车【根哥肉体才十几岁!】,所以不开

啦不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