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z·Dc

关注随意,小号日常负能堆积处,产出较少
Dc,称呼随意

【伽小】关于黑组那些事

我流黑组伽小设定以及来历等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想试试黑组,吃了那么多天太太们的粮,感觉超级带感,太太们都是神仙一个比一个厉害!!!【吹上天】
咸鱼想结束白嫖的生活,想自己动手产粮【菜鸡发言】

以下都是拟人,并不喜欢半机器人半人的设定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走↓↓↓↓






关于魔伽

在战戟被摧毁后并没有消失,反而附着在宝石残骸上形成的一个新个体。为了区别本体一般而言称之为kalo





外貌跟本体很相似,眼睛瞳色外紫内包红,微笑会露出一嘴凌乱的尖牙,偶尔激动会变成竖瞳,最大的不同的脸上的纹路是紫色的,意味着他的鲜血也是紫色的【这个设定出来是不是代表以后我可能会刀?】






对于杀戮并不是特别追求,偶尔做个任务还是会动手的,但是点到即止,不会做出屠城这样费力由无趣的事情,即使他有这个能力【最多去黑市闹一通杀几个地痞流氓什么的】,喜欢花言巧语诱骗人【对自家小孩】,爆粗什么的都算是口头禅了




最开始睡山洞【堂堂魔王无家可归】,后来跟着伽罗回宅家然
后死皮赖脸地住下了,拿着残余的几块战戟碎片和储能宝石交给宅博士装出可怜地样子哀求他修好战戟,宅博士看在他说伽罗黑体的面子上修好了战戟,但怕他拿到战戟就到处去惹事【实际上他也的确这样做了】,在战戟内安装了自爆芯片并将控制开关交给伽罗保管【事后伽罗似乎忘记了这件事】

关于伴侣和床笫之事

伴侣就是careful

最开始见到careful时觉得他很有趣,很符合自己口味,慢慢地演变成想占有他,玩弄他,折磨他【危险发言】,总是想用自己的花言巧语骗careful上床,但其实他不这么做careful也不会拒绝他的邀请【危险发言x2】

最大的梦想是能一边上他一边用战戟顶着careful的脖子强迫他向自己求饶,在完事后用战戟将careful来个对穿【危险发言x3】

只是想想罢了,不存在的,亲身经历告诉他还没等他动手careful就会一脚踹他下床然后笑着用刀刃对着他下体,打那之后他们约定在上床后禁止将武器放在距离自己一米内的地方

喜欢戏称伽罗是大龄单身纯情男青年


关于黑小

变形怪抽取小心的DNA完美复制的一个个体,在变形怪狗带后消失在公众的视线范围,拥有本体全部记忆、能力,分身能力无法分出像古天反邪那样有性格的个体



发色深紫,瞳色为粉紫色,平时喜欢带着头盔【没有面罩那种】,有着与本体一样的沉默寡言,但在为人处世方面比本体更熟练,敏捷度和柔韧性低于本体


曾经并不知道有本体的存在,认为自己就是唯一,当得知自己其实是一个复制品事决定销毁本体让自己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为了这个目的深夜潜入宅家,却被半夜起床找夜宵的开心逮个正着。

成功惊动全家人后,小心表示事情由我而起就该由我结束。在拒绝开甜花粗的帮忙后分出古天邪反四个分身联合伽罗将careful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在六个人打完劝和不听继续揍的教育方式下,careful勉强答应不再对本体动杀心并留在宅家不能再出去搞事。

对邪恶小心有好感,可能他们有着相同的经历

两个人是互相谈天说地扯犊子的哥们,相比起本体更喜欢与邪恶待在一起,有时候黑白伽小四个凑在一起聊天喝酒说笑时会要求本体把邪恶放出来一起喝

“我曾经想把老大搞死然后脱离他的控制,但我发现我做不到”

“哎呀巧了我也是,但最终的结果是被你们几个不讲理的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其实到底是谁比较不讲理啊……




careful只在对自己认可或熟悉的人才会讲那么多话↑,其余时间沉默得像尊雕像




后来遇到了kalo,两个同病相怜的黑体顺理成章地勾搭到了一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勾搭到床上去了。


目前两人已经确立了关系,住在宅家空出来的客房里




伽小就按正常设定来,大概不会ooc得离谱吧

有人会吃吗,一时兴起码的设定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