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z·Dc

关注随意,小号日常负能堆积处,产出较少
Dc,称呼随意

【开宝】宝贝你知道你只是个复制品吗?

※关于我流黑小设定那些事

※邪恶x天真出没

※有一丢丢的伽小【大概吧emmmm】,不打伽小tag了

※那这tag咋打……










  careful一度认为自己就是唯一的,至少没有人敢否认他。
  直到他看到广场大电视上与怪兽战斗的那抹紫色的身影。

     
         那场战役是星星球存在生命以来最惨痛的经历。没有哪个人敢忘记曾经在市中心建立起的巨型建筑物。当变形怪被揍得上天的那一刻,当建筑物倒下的那一刻,几乎全球人都松了口气,不用再提心吊胆地活着了。
 

       只有一个人的心情是窃喜的。他终于不用再受变形怪的控制了,这让早就想一刀砍死变形怪却又碍于系统权限控制的careful内心止不住地狂笑。虽然是被抽取DNA改造的复制人,但他却一点都不愿意臣服于自己的名义上的主人。

        本来是设定成毫无感情的仿生人,却不小心脑子进培养液导致某块控制芯片失灵。他不敢再别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早在被泡在培养罐时就有意示的他无意中听到,不合格的成品是要销毁重造的。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上你一句话叫我回炉重造,我还要不要面子了啊?

         所以咱们的careful开始了长达几天的伪装之路,就在他装不下去想冲上总部一刀套爆机械心脏解除控制权限时,开心成功地把变形怪game over了。

         天啊那位刚刚被我揍成狗却被一个穿绿衣的人救走的红衣少年,你真是上天派来帮我的天使啊!careful望着塌成一堆废铁的大楼在心中欢呼着,终于不用再装了,再您娘亲的见,变形怪。

        短暂地内心欢呼后,careful面无表情地离开了现场。

        接下来的几天他在野外过上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某次进城时,无意间看到广场大电视上直播的超人打怪兽的现场,他又看到了那个帮助他摆脱那几天恶心生活的红衣少年和那个救走他的绿衣少年。

        原来他叫开心超人,那个绿衣服黄头发的就是那些欢呼尖叫的迷妹们口中的花心超人了吧。改天上门去谢谢他好了。

         正当他想转身离开时,忽然从人群中欢呼出一声“小心超人”,这名字像是砸在他的心头上一样,让他的视线重新落到大屏幕上。

         一模一样的技能,一模一样的外貌,如果硬是说哪里不同,可能只是对方棕红色的双眼和浅紫的短发是跟自己不一样的。
 

       小心?careful?难道他就是那个被变形怪抽取基因用来制造我的守护者吗?不对,变形怪说过,他应该早已经死了啊!

         
        
         为什么会这样?变形怪明明说了我虽然是个仿生人,但却因为本体已经死亡所以能代替他活下去的,能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合法的公民。

         
         本体还没死,那我这个仿生人永远只能是一个上不了台面,永远不能拥有自己公民身份的异类罢了。

         对,他该死,我才是那个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唯一,没人能代替我,没有人。

         想到这里,careful默默地转身退出了人群,经过四方打听后,他心中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宅家方圆几百里都没人,那我深夜悄悄潜进去给他的心脏来一刀,那我就能代替他了,那世界上就只剩careful,再也没有小心这个人了。
        

          我careful说过的事情绝对做得到,就像当初想搞垮大楼一样,只不过是上次被开心抢先一步打爆了而已,只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了。careful被花心磁力链捆在宅家客厅中央时是这样想的。

        说来话长,就是那么巧,当careful刚刚瞬移到小心房间时,被因为吃不下晚饭所以出来找夜宵的开心逮个正着。

        真是多亏了甜心做的晚饭啊,开心心中默念着,不然小心可就危险了。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careful挣扎着,无奈磁力链在磁力没消失前,如果施法者不乐意,即使你力气再大都不会挣脱的。

        “你就是上次那个跟我打的仿生人?变形怪都死了你还来我们这干嘛?”开心问道。

       “他,来找我的。”小心双手抱臂说着。

        “既然你知道,还绑着我,是不敢跟我打一场吗?”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careful诞生后说过最多话的一晚。

        “放了他,我的事我自己来。”小心挥手意示花心接触磁力链兵拦下想帮忙的开心,在花心一脸早知道我不帮你表情下解除磁力后,careful瞬间跳起来,挥起手中的刀,目标正是不远处的小心。

         而小心像平时战斗时不慌不忙,在扔出魔方变成伽罗后,双手一合分出古天反邪四个分身,然后六个人一跃而上。

         结果可想而知,六打一。虽然careful也能分身,但始终只能分出几个无意的傀儡,而这些傀儡刚出来就被四个有性格的娃抄家伙一个个揍没了。而careful要独自一人面对小心和伽罗,一个是号称宇宙战神的前阿德里星守护者,一个是能力与自己无差的本体,不带这么玩的吧。

         careful觉得是他们要来取自己小命,而不是自己去干掉他们了,我到底是来杀人的,还是来挨揍的?他心里问着自己。

         没过多久,他的刀被伽罗一剑挑飞,而腰部被邪恶瞬移到身后用手肘猛地撞击一下跪倒在地。

         “不赖啊,小鬼,玩阴的。”careful低声说着,“你也不错,能坚持那么久。”邪恶回敬着。

          “你到底是为何而来,就为了杀我吗,我怎么觉得你是来给我们半夜当陪练的呢?”小心低头问道。

         其实我也觉得我是来给你们当陪练的,careful心里默念道,但他依然低声说出自己的来由和经历。

        “我不想做一个永远只能活在公众视线以外的怪物,杀了你,我才能勉强被世人接受。”他缓缓吐出最后一句话,“总之,今天,要不是你死,要不就我亡,我是不会放弃的。”说罢,他嘴角上扬,随后隐身消失在六人面前,再次出现时,天真已经被他提在手上,手中的刀已经对准了天真的心脏。

         “我知道这些分身都是你的性格演变而来的,你说,如果我稍微用刀捅一下,你这位可爱的小朋友会不会死呢?”

        “你他妈给我放开他!”邪恶瞪着眼睛嘶喊着,紧接着想要发力冲到careful面前,而小心制止了他,因为他能感受到,careful说的是真的,如果那一刀下去,天真肯定会没命。

       “放了他,你要打我跟你打。不让伽罗和他们动手便是了。”小心沉声说着。

        “好,我相信你。”说罢careful手让,将天真扔到了半空中,而自己瞬移到小心面前准备攻击。在邪恶跳起来接住天真的同时,小心也后退一步,随后拿出博士曾经给他装备的双刃,那是预防伽罗不在时的备用武器。

        隔壁的开甜花粗宅五人已经看着他们几个看了老半天了,花心表示自己想回房睡觉。

        一样的技能,一样的速度,有什么好比啊?大半夜来给我们表演一个人格分裂自己打自己吗?

         就在众人想回房时,只听轰的一声,careful被甩到角落,身边桌子上的花瓶鹏地掉到地上碎成渣渣,而小心举着双刃,指着careful问道:“还要继续吗?”

        看来今晚是要栽在这里了,careful心想,来吧,大不了死嘛,好过活着做一个得不到身份的异类。
 

       “其实,你们不用打的。”因为怕波及自身而躲在甜心保护罩里的宅博士发话了,“为什么要将自己看成是小心的复制品呢,你可以作为一个个体存在的啊。”

        “可是我不被承认,这有什么用?”careful对博士喊着,“我不过是个无用的仿生人罢了。”
 

       “只要给你办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你的名字careful,这不就行了吗?”宅博士其实从头到尾都不知道careful到底是来干嘛的,明明一张身份证能搞定的事偏偏要半夜来拆宅家,我宅博士装修不要钱的吗?

       “只要你肯留下来不出去惹事,也不对我们动手,我就能给你一个合法的身份,怎么样,这比半夜拆我家好多了吧。”宅博士试着问道。

  
       “这个,”careful想了想,好像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好的,只不过你不能限制我的行动,我讨厌约束。”

        然后就这样,careful成功地住进了宅家,只是他到现在还搞不懂,为啥当他答应博士后邪恶还是冲上来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那力度,你说邪恶是想杀了careful我都信。

        默默坐在楼梯口开了瓶啤酒喝着看完了全场戏的kalo看着被打飞的careful,笑了笑,心里想着。
 

        这新搬进来的小家伙,好像有点意思呢

























不会写打斗啊凑合着看吧,咸鱼表示只会写点段子啥的……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