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z·Dc

关注随意,小号日常负能堆积处,产出较少
Dc,称呼随意

【开宝】小心的一天


⚠内含伽小【cp向?友情向?我也不知道我在码些什么玩意哟,更倾向于友情向的cp向吧(???)我大概傻了吧】

⚠带黑组玩,详细黑组设定可以移步我主页【客串而已戏份很少的】

⚠天真,邪恶出没【日常坑孩子的阿小】

⚠五超人设定十六岁【啊多美好的年纪正是学习的好岁数】

⚠时间设定在战归之后,有我流对战传的解读

⚠日常ooc系列


      “同学们,接下来我们来分析直线l如何⊥于平面β,已知AC,BD属于平面β,AC∩BD于p,直线l⊥AC,那么现在需要什么条件使直线l⊥于平面β呢?”

        当讲台上的百事通老师读完题后,天真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是什么东西?我是走错课堂了吗?原来小心他已经读高中了吗?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五超人出门前。

         众所周知的,小心他已经很久没有上学了,又或者他上学的次数在一个月内几乎是个位数。但没办法,他不上课成绩也能保持及格,所以校长也默许了他经常缺席的习惯,但作为一个思想健康一心为孩子着想的宅博士不同。


         不上学怎么行,这还是个好孩子的行为吗?孩子不听话,宅爸很苦恼。


          所以当自家孩子们组团上学前,宅博士吩咐甜心直接开技能,然后命令小心坐进去。“甜心,我要求今天你申请调位到小心身边去,他太久没有上学了,希望你能在课件休息时间给他辅导一下功课,”说着,他敲了敲保护罩,“顺便,在到达学校之前,不许把小心放出来。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去上学。”很明显,最后一句话是对小心说的。

         小心不想上学,没有为什么,只是不喜欢被束缚在同一个地点太久,但博士的话不得不听,他想了想,对博士说:“博士,我魔方忘拿了,我回房拿。”

         等得到博士许可后,甜心解除技能,而小心瞬移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又重新出现在大厅里。

         “大家快出发吧,记得今天在学校要认真听课啊。”宅博士挥手对飞远的超人喊到。“奇怪,”他回头看了看,“楼上房间怎么有声音,该不是进小偷了吧。”他转过身快步走上二楼,而在他离开后几秒,宅家的自动门不知为何自动打开了,过了几秒由自动关闭,似乎刚刚只是给外面清晨的凉风开门似的。

         天真很崩溃,天真以为小心真的是放他出来玩的。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吗?


        可能是特别关注小心吧,当百事通老师读完题后,就点了他起来回答问题,“我们的小心超人同学已经很久没在课堂上出现过了,相信他一定会自学课堂上的内容。那么现在我们就来听听他的回答吧。”



         哪有这回事!天真内心大喊着,我以他最可爱的分身做担保,小心他在家除了拧魔方还是拧魔方,哪有自学啊?

         你怕是在刁难我天真小心。


         看着自家幺弟站起来那么久都没出声,甜心看不下去了,她低声在天真身边说到:“要直线l垂直于点P。”

        “啊老师,”天真听了甜心的答案后装作突然想到的样子,“需要直线l垂直于点p,才能证明直线l垂直于平面β。”

         老师看他回答正确了,也就没有为难他。挥手让他坐下后,继续讲下一题。




         “我说小心,你今天是怎么了?”甜心在隔壁低声问道,“今天你状态有点不对劲啊。”

          “没事,只是太久没上课了。”天真努力装着小心的语气说着,他尽量压低声线,生怕她听出些什么毛病。

          这回真的玩脱了,小心有你这么坑分身的吗?






        在远在万里的灰心星球某座大楼的楼顶上,真正的小心正在漫不经心地拧着手里的魔方,他先是左手拧两下,然后右手向下拧一下,最后索性将它放到隔壁,自己抬头望着一片红光的天空。


         “怎么,又逃学了?还特意跑来灰心星球,”身边的魔方在一道蓝光后化形成一个扎着莹蓝色马尾的男子,他坐到小心身边,问道,“你不怕又迷路吗?”


        “带着你怎么会迷路,可别告诉我堂堂战神连家都不会回吧?”小心似乎已经对凭空出现的男子司空见惯,“而且我这不算逃学吧,天真在替我上课呢。”

         “大概全世界就你一个喜欢用分身做事了,怎么这次是天真,邪恶跟你的性格不是更像吗?”

       “他脸上花纹太明显,再说,他昨晚出去后就没回来。”
          



        kalo看着眼前睡得倒地不起的两只很崩溃,说好的一起喝酒一起谈天说地扯犊子呢?邪恶酒量差就罢了,没想到careful你酒量也那么低。才喝几杯啊就睡了,睡就睡吧,连睡也不安稳,还要爬起来吐一地再睡,好歹你先洗漱一下啊。

          这大概是kalo内心戏最丰富的一次了,这跟他想的不一样啊!

         一点都不同,至少他的计划里没有照顾两个酒鬼这个行程。
 




        看着若无其事地看着天空说出这些话的小心, 伽罗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邪恶那次会起来造反了。这家伙还真的很喜欢让分身帮他干哈呢。


       “别呆坐着了,正好现在只有我们两个,给我说说你这几年在碎片星的经历吧。”小心今天难得说那么多话,他转头看着身边的男子,一脸平静地说着。

         “说实话,这事挺愧对你的。”伽罗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知道小心内心绝对不像他表面那样平静,和他合作那么久,他的心情自己一眼就能读懂了。


       他这是还在怪自己当初丢下他一个人吧。“但当年如果我不自爆,整个星球意引爆能源核的下场了,反正经历了那么多年的战斗,我的身体早就老化了,为星星球战死,这算是一个战士的光荣吧。”


        “可你是阿德里星人,”小心反驳道,“你这样不值得。”

        “阿德里星人又如何,当初是你收留了我,星星球是我第二个家,我不希望看到它被任何势力践踏,当年我没能保护阿德里星,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星星球变成第二个阿德里吗?”

        “军人的职责是守护,而身为守护者的你也应该明白,在国家有难时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吧。”


         伽罗是笑着对小心说的,可小心没办法回他同样的笑容。他说的哪一点是自己不知道的呢?他都知道,但是在他离开的那一刻,自己还不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吗?



        为什么他们是守护者呢,大概是上天喜欢看他们并肩作战吧。

         “我知道你并不是想听我这几年的经历,这是想单纯地责问我为什么丢下你吧。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我知道你这几年活的并不快乐,这是我最愧对你的地方,不过,”伽罗说着,右手轻轻握住小心的左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小心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但不代表他不会害羞。他微红着脸抽回自己的手,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他别过脸去不再盯着伽罗,看着天空说着:“走了,回星星球吧,该接邪恶他们回家了。”



         “是啊,该回家了。”








——:)

我又在写流水账了,我还是去刷会番吧,对角色的理解还是不够啊…………

评论(5)

热度(46)